• <bdo id="oos2o"><noscript id="oos2o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調查

    離滬返鄉人口述:從沒想過,一張車票會是遙不可及的事情

    王春曉  2022-05-05 11:00:18

    除了嚴格的條件限制,離滬通道也十分緊張。

     

    上海疫情發生后,也出現一些無固定住所的社會流浪人員。這些人如何安置、如何返鄉也是輿論關注焦點。

     

    上海市民政局在4月15日的發布會上介紹,當前本市的社會流浪人員與傳統意義上的流浪乞討人員有一定差異,從目前分析來看,主要有以下幾種情況:比如因酒店旅館封閉、高鐵和公共交通暫停之后短暫滯留;還包括此前在工地、市場等務工場所居住,現因封控被要求離開,又一時找不到居住地的人員;三是來滬求職未果,又暫時不想離滬的人員。

     

    上海市民政局當時提到,對符合離滬條件且要求返鄉的,可資助其返回家鄉。另一方面,上海衛健委強調,離滬人員除須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外,還須提供24小時內抗原檢測陰性證明。

     

    4月以來,上海兩大機場航班大面積取消。為了配合上海市做好新冠疫情防控工作,中國鐵路上海局暫停辦理上海7個車站的旅客進出站乘車業務。此外,水上客運、省際客運等也是停運狀態。

     

    4月22日,上海虹橋站。圖/受訪者提供

     

    4月28日,中國新聞周刊查詢12306看到,目前,由上海出發或經停的高鐵只有G10\G7376\G7511\G7375次列車,這些列車車票均已售罄,僅支持候補。同時,鐵路客票預售期臨時調整為5天。

     

    這也意味著,想要返鄉,除了嚴格的條件限制,離滬通道也十分緊張。中國新聞周刊采訪多名離滬返鄉人員,聽他們講述滯留及離滬的經歷。

     

    從沒想過,一張車票會是遙不可及的事情

    蘇瑋 高鐵回深圳

     

    我是3月中旬去的上海。3月底,公司有個項目要在上海執行,我是提前去做一些準備工作。結果沒過幾天,上海疫情就擴散了。

     

    因為工作原因,我平時就在上海深圳兩地跑,所以在奉賢區長租了一個酒店公寓。起初,我還想著住一周左右,如果能解封,就把項目處理完。但到了3月底4月初,浦東浦西分批封控,上海疫情越來越嚴重,接著就是無限循環的封控管理。

     

    項目黃了,我也被滯留在了酒店里,待了將近40天。其實還挺著急的,回不了深圳,那邊的工作也進行不下去,家里也沒人照顧了。

     

    幸運的是,奉賢區病例相對少一些,我住的酒店一直沒有出現病例。公寓的家電也比較齊全,我可以自己做飯,政府前后發了3次物資,我自己也團購了一點,基本的生活還是有保障的。

     

    4月15號,上海發布會提到,要幫助因為交通暫停等原因臨時滯留的在滬人員返鄉;4月17號前后開始,奉賢區發起了清零攻堅。當時一看,我覺得出去有戲了,就一直給居委會打電話,工作人員說,奉賢區可能馬上就要清零了,你再等幾天吧。

     

    大概兩三天之后,也就是4月20號,酒店被劃為防范區,居委會同意了我離開上海。工作人員說,只要深圳接收你,并且你搶到了機票或者高鐵票,就可以開通行證。而且還要簽承諾書,大概內容是,如果離開,在上海解封之前是不能再回來的。

     

    機票是壓根不可能買到的,現在上海每天只有幾趟航班,大都是飛國外,國內好像只能飛北京,如果有飛其他城市的,搶到也會被退票。高鐵票也很難,我在12306、攜程等軟件上都掛了單,一直沒反應。

     

    4月22號中午一點多,我終于搶到了G7376次高鐵到南京的票,離發車時間只有3個小時。時間很緊,好在前幾天我就整理好了行李,當天早上酒店也做了核酸和抗原,居委會證明一開,手續就齊全了。

     

    離開上海其實很難的。48小時內核酸和24小時內抗原檢測陰性證明、目的地接收證明、離滬保證書、車票,必須齊全,路上警察會查,進高鐵站也得查,否則是進不了車站的。很多人走不了,要么老家那邊不接收,要么開車上不了高速,反正各種原因都有。

     

    據我所知,從上海發出或經過的列車,只有幾趟車,很多人會從南京、杭州、合肥再中轉。但這幾天,因為杭州也出現了疫情,好像有從上海經過杭州的人轉陽了,所以它對來滬人員的政策是,要么勸返,要么就地集中隔離;合肥只能當天中轉,只有南京是可以隔夜中轉的。

     

    手續齊全之后,你還得想好怎么去高鐵站。上海開通了一條機場鐵路串聯專線,地鐵6號線和16號線也在運營,但都離我很遠,我只能找社會車輛。網上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司機,從酒店到高鐵虹橋站大概60公里,他要了1200塊。其實這已經算便宜的了,還有人要價1500元、1800元不等。

     

    以前來虹橋站,總是人擠人,現在冷清得有點不敢想象。我在20A、21A檢票口排隊,前面20個檢票口全是空的。進站時,兩邊也有零零散散的一些人,聽說他們很早就過來了,就是想著一旦買到票就離開,吃住一直在高鐵站里面。

     

    這趟車始發站是江山,沿途可能還有其他地區的乘客上來,所以把14、15號兩個車廂單獨留給了上海乘客,其他車廂是不讓通行的。工作人員全副武裝,就連幾個乘客也穿著防護服。

     

    下午6點多,我們到了南京南站中轉。到站后先排隊,等其他車廂的乘客出了站,大白才把我們帶到出站隔離區。每15個人一組,做好登記后,工作人員會把證件收起來。

     

    如果當天中轉,工作人員會通過單獨的通道把你送到中轉區;如果是第二天中轉,需要做核酸,再由運轉車把你送到隔離酒店?傊,從下車到轉車,基本都是閉環管理。

     

    我是23號上午10點到深圳的車,需要在南京住一晚。南京的防疫工作真的很到位,而且很貼心。做完登記、核酸之后,轉運車把我拉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。我住的隔離酒店是免費的,工作人員還提供了泡面、雞蛋、咸菜等食物。也有乘客說,另外一些酒店需要付費。

     

    23號早上8點多,轉運車把我們送回了高鐵站。前一天的核酸檢測結果都沒問題,所以大白先把我們帶到隔離區,一直到檢票時,才引導我們通過單獨通道,下到了站臺上。接著,他們把身份證件返還,看著我上車之后,他們才離開。

     

    上車之后,我們就和普通乘客一樣了。到深圳的上海乘客只有4個人,安全起見,我們一路上戴著口罩。

     

    在上車之前,我通過手機下單了一份肯德基。坐在車上,突然有點感慨,從沒想過,一張車票和一份早餐,會是遙不可及的事情。

     

    晚上7點多到了深圳。出站之前,我和檢票員主動上報了離滬信息。檢票員迅速把我們帶到了檢測區,登記、做核酸,然后通知家所在的區政府安排轉運車,把我們接到了隔離酒店。相當于也是一個閉環。

     

    接下來,我需要集中隔離14天。聽說這邊隔離需要自費,我算了下,整個離滬費用差不多要1萬塊。錢還是小事,一個多月,耽誤的事情太多了,真的太難了。


    半途誤下高速,防疫人員嚇壞了

    小凡 租車返沈陽

     

    我是3月11號去上海出差,當天晚上住在閔行區梅隴鎮。過了4個小時,也就是3月12日凌晨,小區就被封了。后來我想回去,航班總是被取消,桃仙機場關了,后來沈陽的高鐵也關了。

     

    我住的小區一直全陰,屬于防范區。起初,小區說只封閉48小時,后來一直沒有解封,我就這樣被封了44天。

     

    4月23號,我辦好了所有離滬手續。因為車票還是買不到,我從某租車平臺租了一輛車,打算第二天晚上開車返回遼寧,F在算了下,租車總共花了4000塊錢。

     

    我之前住在閔行區,提車點在嘉定北,距離38公里,打車花了800塊。和我同行的還有3個朋友,分別在寶山、徐匯和浦東,之前他們也辦好了離滬手續。

     

    24號晚上9點多會合之后,我們直接從嘉定北上了沈海高速,開啟自駕回遼寧;蛟S是出來的時間比較晚,上海市區內幾乎沒有人,沒有人檢查,我們通過人工拿了卡就過去了,相對還是比較順利的。

     

    但在高速上,也有一些小插曲。因為從上海過來,在服務區上廁所,需要下載APP掃碼,使用疫區專用的簡陋臨時廁所,比較費勁。為了減少麻煩,我有幾次差點尿了褲子。25號凌晨3點多,我們還在連云港遇到了車禍事故,一堵就是5個多小時。

     

    經過天津時,因為導航錯誤,我們的車下了高速。當地的防疫人員嚇壞了,很快就攔截了我們。按照規定,我們必須進行集中隔離,但說明情況過后,還是同意我們掉頭上了高速。這心情真的是大起大落。

     

    一直到4月25日晚上11點多,車終于開到了遼寧。當時心情特別激動,有種見到親人的感覺,我還忍不住發了朋友圈。

     

    可能我們是第一個從上海自駕回沈陽的,到了沈陽收費站,防疫人員和警察都挺驚訝的。經過一系列溝通和證明,他們才同意我們下高速。沈陽沒有層層加碼,也沒有勸返。我在上海的小區屬于中風險地區,按照規定,我要集中隔離14天。社區的工作人員也很負責,幫我聯系了酒店,開了推送信。因為我是沈陽戶口,隔離也是免費的。

     

    這幾天,我又聽說,但凡從上;貋淼,都要進行集中隔離,可能也是擔心低風險地區離滬人員轉陽。其實我自己確診倒沒什么,我只是害怕影響別人,也不想因為我的問題,導致沈陽人民有封城的危險。

     

    還是挺感謝老家社區的工作人員的。他們每個環節都在盡力幫我聯系溝通,也能理解我在上海想回家的心情,把我的困難降到了最低。

     

    今年4個月,我基本是在酒店隔離中度過的

    可樂 高鐵轉車返川

     

    今年前4個月,我基本是在酒店隔離中度過的。春節前,我從國外回了老家,當時就隔離了將近一個月。過完年,大概是3月初,我去上海找工作,轉了一圈,好不容易剛拿到offer,還沒入職,就被隔離在了浦東新區的酒店里。

     

    酒店管理很嚴格,連外賣員都要捅鼻子,所以一直全陰,就像一個安全島一樣。但可能因為周圍也有陽性病例,它被劃到了封控區。4月中旬一過,上海允許暫時滯留在滬人員返鄉后,我就開始搶票。訂了3次飛機都被取消,我覺得沒戲,就開始搶火車票,候補了3天,12306才給了一張4月25號到南京的火車票。

     

    緊接著,我就在天府市民云上報備,又給老家社區打了電話,詳細登記了個人信息。工作人員說,等我到了四川,他們就會立即安排醫護轉運車,把我接到隔離點。

     

    離滬手續齊全后,我坐了市內公交保障路線去了虹橋站,這趟車的票價是15塊錢。站點離我差不多2公里,我拖著兩個大行李箱,步行20多分鐘就到了。其實蠻幸運的,我在網上看到,不少人花了高價才打到車,有人約了貨拉拉,有人騎共享單車去的高鐵站,還有人在網上召集老鄉,準備一起包車回家。

     

    到達南京后,我被安排在了高鐵站附近的一家免費隔離酒店。真的很感謝他們,工作人員的分流效率很高,服務態度也很好。

     

    26號,我坐上了從南京中轉的下一趟車。整個過程都很順利,但有個問題我比較擔心——從上海到南京,整個過程的乘客是閉環管理的,但從南京到下一站,我們和普通乘客就沒什么區別了。

     

    聽說有人從上海中轉杭州東回了合肥,核酸檢測是陰性,回家待了幾天后轉陽了。杭州市也曾多次通報過多例軌跡涉及G7375次高鐵的感染者。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,也給當地防控工作增加了負擔。但是從南京、合肥中轉到其他城市,中途再實施閉環,費用可能很高,或者很難實現吧。

     

    有很多網友,拿這個問題來質疑我們。其實我們也不愿意給各地添麻煩,不希望傳播風險,但我們在上海也很艱難。我在酒店待了大概50天左右,房費每天大概是250塊,吃飯需要另算,而且團購也是高價,這些天,花了差不多得上萬塊錢。我現在沒有收入,待得越久,支出越多,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是頭。

     

    在返回四川的火車上,我一直戴好口罩,盡量避免和他人近距離接觸。下車后,我就被單獨帶到了隔離區,登記、做核酸,然后到酒店進行7+7隔離。

     

    離開上海前,我和那家公司溝通,最終決定不去了。接下來,我打算在四川這邊尋求發展,畢竟離家近,可能也穩一點。

    丰满少妇高潮惨叫喂奶,男男 无套 一下就出来,哒哒哒高清视频免费播放www
  • <bdo id="oos2o"><noscript id="oos2o"></noscript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