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oos2o"><noscript id="oos2o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社會

    上海手機搶菜的盲人,第一次用明火做飯

    趙雨萌  2022-05-05 17:09:24

    盲人因視障帶來的不便在疫情中被放大了。

     

    將燃氣灶按鈕向右旋轉45度,耳邊傳來火苗燃起的聲音,放上炒鍋,待鍋熱從碗中舀上一勺油倒入鍋中,這些炒菜前的準備工序,文清已駕輕就熟。

     

    而就在一個月前,因疫情被隔離在家,由于獲取的多為全生食材,文清47年來第一次使用明火做飯。左手食指被鍋壁燙出泡,那種鉆心的疼,文清至今記憶猶新。

     

    文清和丈夫都是先天性視障,無子女。因為看不見,她們此前從未動過火,平常買一些易加工的成品或半成品食物來吃,用微波爐加熱。

     

    同樣第一次燒火做飯的,還有79歲的張學軍。晚上10點,79歲的張學軍還未入睡,前段時間因購藥和食材緊缺等問題,張學軍開始失眠。糖尿病并發癥引發的腦血栓讓他行動不暢,他說自己“走起路像在跳舞”,需每天注射胰島素。

     

    張學軍一家是上海浦東人,三口都是視障人士,他和女兒全盲,只有妻子是半全盲。妻子因腰椎骨折幾乎癱瘓在床,女兒為后天性視障,從未做過飯。居家隔離前,每天有鐘點工來做飯,當鐘點工也被隔離后,做飯的任務就落到了張學軍頭上。79年第一次用火怕嗎?張學軍無奈地笑了,“不怕,怕有啥用,不做熟咋吃?”

     

    根據上海市殘疾人聯合會提供的最新數據,上海戶籍視力殘疾人數10萬,其中全盲和半全盲人數約3.5萬。

     

    疫情隔離下,面臨購菜難、物資短缺、收入減少的視障群體,生活里的不便被放大了。

     

    盲人的數字鴻溝

     

    文清的老家在河南駐馬店,從當地盲校畢業后,2001年來到上海,在普陀一家盲人按摩店當按摩師。在這里她遇到了同為盲人按摩師的丈夫。

     

    疫情前,二人工作日在按摩店吃飯,周末偶爾拄著盲杖,去附近超市采購,買些熟食或速凍水餃,再用微波爐加熱。文清很少去菜市場,卻將一些買菜APP用得熟練,“因為看不見,在菜場很難進行挑選,偶爾還會買到壞的,線上買就好一些,都是打包好的!

     

    文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通過“聽”文字,他們也能與健視人一樣,使用普通智能手機。只需要下載讀屏軟件,在點擊手機屏幕時,讀屏軟件會將點擊的文字大聲朗讀出來。

     

    正因為此,疫情暴發后,當搶菜APP和社區團購成為市民獲取食物的主要途徑后,文清沒有心慌。但在參加了一次“搶菜大戰”后,文清慌了,“原來現在買菜要拼手速”。等語音朗讀完所觸區域信息,再點擊購買,至少需要3秒,“庫存不足”、“網絡異!、“前方擁擠請重試”,即便將讀屏軟件調至最快語速,她仍然無法搶到菜。

     

    文清發現,部分搶菜APP的無障礙設計不夠完善,例如點擊“加入購物車”時,讀屏軟件沒有同步朗讀,便無法進入下一步,“聽不到就搶不到”。在文清看來,不夠友好的無障礙設計成為視障者難以搶到菜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   

    視障人士演示如何搶菜。圖/受訪者提供

     

    79歲的張學軍則一直使用只能接打電話的老年款手機。然而疫情下,小區組織的社區團購中,需要使用微信接龍和線上支付,僅這兩點,就成為張學軍難以逾越的數字鴻溝。

     

    收音機是張學軍獲取外界信息的主要途徑,這被他稱作“通往光明的天窗”。3月22日,張學軍所在小區封控,但他未能第一時間獲知消息,直到出門買藥被阻攔時才得知。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當時家中的食物只夠吃3天,此后15天里,由于不知如何求助,或者該向誰求助,一家人只能吃家中僅剩的一點米,搭配鄰居送來的咸菜,盡量省著吃。

     

    徐一寧和12名盲人按摩師,自3月22日被隔離在按摩店至今。徐一寧稱,聽說封控的消息,當晚店里來了許多熟客,一直忙到夜里12點才結束。由于夜已深,他們并未像往常那樣回到宿舍,而是選擇在店內留宿。

     

    次日,便接到就地隔離的通知。這期間,徐一寧也曾嘗試過搶菜,但遇到了相同的問題。3月25日,按摩店老板送來了面條、大米和油,不過很快就吃完了,后來通過求助殘聯獲得了一些物資。物資有限,他們計劃每天只吃兩頓,喝粥、清水面,搭配榨菜和蘿卜干。徐一寧說,他們并非希望依靠物資救助,但通過軟件搶菜的方式,“我們的速度太慢了!

     

    深圳市信息無障礙研究會專家陳瀾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2020年3月正式實施的新國標《GB/T37668-2019信息技術互聯網內容無障礙可訪問性技術要求與測試方法》中,規定了互聯網內容無障礙可訪問性的技術要求和測試方法。據她了解,大多數企業或產品并未嚴格按照該標準進行優化。

     

    陳瀾介紹,由于人類絕大部分信息來源都基于視覺獲取,視障人士比其他殘障群體更難獲取信息,數字時代下,讀屏軟件成為重要輔助工具。部分APP無障礙優化程度和設計上的問題,導致與讀屏軟件兼容度不高。若視障人士無法通過聽覺獲取信息,信息源則會更少,意味著互聯網產品將他們排除在外。

     

    陳瀾建議更多的軟件進行無障礙優化設計。針對已經在優化的APP,進一步提升優化的深度和全面性;對于尚未優化的APP,將視障群體需求納入考量,設計產品時考慮到視障群體需求,讓APP有更多的無障礙意識。

     

    華東師范大學的視障學生蔣政強曾公開呼吁,希望軟件開發者能從視障群體角度出發,進一步增強無障礙設計意識。

     

    人生第一次用明火做飯

     

    盲人對于火有著本能的恐懼。大多數視障者,用微波爐和電飯煲加熱食物。

     

    “沒想到47歲開火做了人生中的第一頓飯!备綦x在家的文清哭笑不得。

     

    平日里,文清和丈夫只買成品或半成品食物。隔離后,通過居委會購買的大部分菜,以及收到的物資包中多為全生食材,這讓她不得不開始使用燃氣灶。

     

    她發現不但要克服點火的心理恐懼,之后的一系列程序也仿佛層層設關。比如第一次倒油,不曉得倒了多少,也不像倒水那樣可以聽到清晰的聲音,最終炒出一盤油浸青菜。后來她吸取教訓,將油倒入碗中,每次用勺子舀一勺。

     

    文清從碗里舀出一勺油放入鍋中。圖/受訪者提供

     

    更為重要的是,所面臨的燙傷風險。放調料時,不小心摸到了鍋沿,左手食指被燙出水泡,“本來就怕火,這事之后更有陰影了!蔽那逭f。

     

    她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所收到的5次物資中,只有兩次是熟食。兩只熏雞吃了三頓,“五香的挺好吃,但不敢多吃,其實這就是我們以前一頓的量!睘榱顺燥,搭配著土豆,但也盡量選擇涼拌,避免開火炒菜。

     

    幾天前,收到了一只真空包裝的鹽水鴨和兩盒午餐肉,文清立刻凍進冰箱。這種難得不用開火做的成品食物,她舍不得吃。文清在刷抖音時也曾聽說可以找跑腿代購食物,“要是能買點成品食物多好”,但是至少30元的跑腿費讓她打了退堂鼓。

     

    文清收到的成品食物。圖/受訪者提供

     

    視障者按殘疾等級分為4級,文清和丈夫都屬于一級視障,每月兩人共收到重殘補助約3000元。家庭開支每月需4000元,隔離在家無法工作,收入斷供,和多數視障者一樣,文清此前積蓄并不多,面對未知的復工時間,她覺得必須精打細算每一分錢。

     

    徐一寧和12名盲人按摩師依然不敢動火,所幸還能依靠店里唯一一名保潔人員做飯。幾年前,徐一寧聽說在上海做按摩師工資高,于是從老家來到上海打工。因為按摩店包吃包住,每月收到工資后,她會將大部分錢轉給老家的父母,補貼女兒的生活費和學費。隔離后,收入來源就只有每月80元的視障者補貼,由于沒有積蓄,找跑腿代購食物對她來說更是奢望。

     

    72歲的孤殘老人程芳,對火的恐懼直到這次疫情也沒能消除。原先用來做飯的電飯煲,成了她炒菜的鍋,“用電安全一點,不好吃就不好吃吧!笨客诵萁疬^日子的程芳不敢找跑腿代購,“自己一個人生活,要省錢!

     

    “不愿意麻煩別人”

     

    張學軍被隔離后面臨的首要問題,并非吃飯而是配藥。此前,他一般直接去醫院取藥,沒想過要留醫院或醫生的聯系方式。隔離后,他不知該如何聯系醫生,撥打咨詢熱線卻經常占線。上網搜索信息對于79歲的張學軍來說,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     

    文清則表示,讀屏軟件只能幫她進行最基本的溝通交流,而疫情后網上那些求助鏈接,她即便接收到了,也無法“聽到”,足不出戶的隔離生活使得信息獲取更為閉塞。

     

    多位受訪視障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他們不愿意麻煩別人,“盲人不愿意給社會添麻煩,寧可自己節約一點,渡過難關!

     

    上海錦昌公益服務中心負責人李靜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視障群體因生活中常遇到種種困境,求助往往難以解決,久而久之,遇到困難首選通過自身克服,自理、自立是他們立足于社會的基本條件,也是必須條件。此外,疫情中他們獲取信息渠道閉塞,通過公開渠道求助也收效甚微,因此呈現不知如何求助,也不愿求助的特征。

     

    社會各界伸出了援手。上海市殘疾人聯合會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,截至目前各區殘聯已排摸到被困上海的非滬籍視障人士共445人。多數為盲人按摩機構從業人員,大多住在按摩機構或單位宿舍內,現已被納入屬地基本生活保供范圍,并向盲人按摩機構累計發放620批次必要生活物資。目前,市區兩級殘聯共受理非滬籍視障人士生活物資求助18件。

     

    文清第一次做韭菜炒雞蛋。圖/受訪者提供

     

    上海華僑基金會為來自浦東、靜安、普陀等地的7個視障群體聚集社區(或盲人推拿館)的75位視障人士,送去了75份糧食包及193份蔬菜包。

     

    目前,徐一寧所在的按摩店陸續收到了牛奶、方便面、速凍饅頭包子等物資,張學軍也在居委會幫助下收到了糖尿病藥物。

     

    文清打開冰箱,拿出凍了許久的午餐肉罐頭,切了4片,準備中午與黃瓜片土豆絲一起炒,這是她的創新菜。她開始學習更多菜式,她要為未來提前做準備。

     

    (應受訪者要求,文清、張學軍、徐一寧、程芳均為化名)

     

    丰满少妇高潮惨叫喂奶,男男 无套 一下就出来,哒哒哒高清视频免费播放www
  • <bdo id="oos2o"><noscript id="oos2o"></noscript></bdo>